帳號:

密碼:

中央氣象局天氣警報


since1999
累積訪客共 3049
註冊會員共 31625
線上使用者共 695
討論文章共 63633

分享背包客浪跡海外的故事,走過一趟旅程,認識的新朋友,重新找回的寧靜,都是一段段美好回憶

台灣導覽

資料型態

海外行腳

編修

2008/07/31 07:05:25

活動日期

2008/5/9-2008/5/23

海外導覽

交通資訊

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EBC)健行記實 ( 上 )
建立時間:2008/5/27 上午 09:07:12

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EBC)健行記實 ( 上 )

前言 - -

五月九日一早自台北搭乘泰航班機, 經曼谷轉機飛抵尼泊爾首府加得滿都時已下午四點. 次日即改搭小飛機至魯卡拉 (Lukala) 開始EBC健行.

E.B.C. 乃 EVEREST BASE CAMP ( 埃弗勒斯峰基地營 ) 之簡稱.

Mt. Everest ( 埃弗勒斯峰 ) 為世界最高峰. 國人習稱" 聖母峰 ", 是喜瑪拉雅山系的主峰. 位於中國大陸與尼泊爾兩國的邊界線上.

喜瑪拉雅山聖母峰, 西藏人稱珠穆朗瑪峰 ( Chomolungma Peak ) . 藏語: " 珠穆( Chomo ) " 乃女神之意, 朗瑪 ( lungma ) 則為 " 第三 " 的意思. 原來附近山脊連脈共有四座山峰, 聖母峰位在第三座 - 故稱之珠穆朗瑪峰.

Mt. Everest 於尼泊爾國內則名為 " SAGARMATHA " , 其意乃梵語 " 宇宙之母 ( Mother of the Universe ) ".

事實上, 聖母峰於尼泊爾國家境內部份, 自1976年7月19日起已劃歸並成立 " SAGARMATHA NATIONAL PARK ( 薩嘎瑪莎國家公園 ) ".

該國家公園且於1979年為聯合國列名世界文化遺產之一, 其範圍包括部份喜瑪拉雅山系及整個聖母峰位於尼國 ( 即聖母峰南半部份, 北半部份在中國西藏境內 ) 境內之山區, 面積廣達1,148平方公里. 本次健行所經路線幾乎全數為其包括在內.

極巧合地, 此行抵達日與離開日在尼泊爾航班飛機上看到 " The Kathmandu Post ( 加德滿都郵報 ) " 頭版報導都是有關 " Everest ( 聖母峰 ) " 的消息.

五月九日抵達時正是頭版頭條 " 奧運聖火上聖母峰 " 的報導: 大幅照片於峰頂點燃聖火, 文字並特別註明兩位藏人的名字.

日後於加德滿都獲悉尼泊爾為配合中國大陸維持聖母峰聖火登頂秩序及治安, 特別嚴禁一切基地營往聖母峰的攀登及訓練活動, 並派有武裝部隊駐守; 我們抵達次日方始撤離.

另外, 行程結束將離開的前夕 (五月22日) 承蒙 " Nepal Mountaineering Association ( 尼泊爾山岳協會 ) " 理事長 Mr.Ang Tshering Sherpa 設宴歀待, 並依序親為每位隊員頒佩 " 哈答 " 祝福; 實為難得.

此種高規格禮遇實是對我 " 中華健行登山會 ( Chinese Taipei Mountaineering Association ) " 及所有國內登山友人的重視與關愛. 至為溫馨與感佩!

更令人驚喜的是, 次日 ( 23日 ) 離開加德滿都於機上方見報紙頭版報導 : " Appa tops Everest record 18th times " - 阿帕 ( MR. Appa Sherpa ) 於前 ( 22日 ) 已創新了他自己的世界紀錄 - 登頂聖母峰再次成功, 共完成記錄 18 次.

此外, 同時登頂另有76人 - 亦創下尼國單日登頂的記錄. 難能可貴的是其中五位是女性(人數亦是創紀錄). 消息傳來, 尼泊爾舉國歡騰. Mr. Ang 自是應為極端高興. 新聞中全有他的名字. 尤其, Mr. Appa 原也是他栽培過的人.

Mr. Ang 與 Mr. Appa 都是 Sherpa ( 雪巴 ) 人, 其習慣於名字後加上 " Sherpa " 以示族別. 據悉, " 雪巴 " 人源自中國西藏山區的 " 藏巴 " 人, 均世居喜瑪拉雅高山, 習於山區作業, 其生活方式與宗教信仰大抵類似.

尼泊爾之 " 雪巴人 " 與尼泊爾之 ”登山界 ”, 其關係既密切又深遠. 若說: " 無雪巴人, 即無人能登頂聖母峰 " 實非誇張之語. 51年前首登聖母峰名為英國隊, 實僅兩人: 一為雪巴人, 一為紐西蘭人. 若非雪巴人天賦異稟, 體力過人; 兼又老馬識途, 盡佔天時, 地利, 人和因素. 吾等妄想親近聖母峰, 豈非易事.


號外 - - 尼泊爾前國王被降為平民

尼泊爾制憲大會五月28日深夜以壓倒性多數票通過廢除帝制, 議決共和; 前國王賈南德拉降為平民, 並被要求於十五日內遷出皇宮. 至此,延續二百三十九年的沙阿王朝正式終結.

世界上最年輕的共和國於焉誕生 - 尼泊爾正式成為 " 聯邦民主共和國 ".

行程 - -

第一日: 台北 - 曼谷 - 尼泊爾 ( Kathmandu 加德滿都 )

第二日: 加德滿都 - Lukla ( 魯卡拉 機場, 標高2,886 M ) - Phakding ( 法克丁 村落 2,640 M )

第三日: 法克丁 - Namche Bazaar ( 南奇 市集 3,440 M )

第四日: 南奇 市集 - Khumjung ( 昆強 村落 3,790 M )

第五日: 昆強 - Thyangboche Monastery ( 賽恩波奇 僧院, Tengboche, 3,867 M )

第六日: 賽恩波奇 - Dingboche ( 丁波奇 村落 4,343 M )

第七日: 丁波奇 - Lobuche ( 羅布奇 4,887 M )

第八日: 羅布奇 - EBC ( 聖母峰基地營 5,300 M ) - Gorak Shep ( 哥拉雪 5,184 M )

第九日: 哥拉雪 - Kala-Patthar Peak (卡拉帕塔 峰 5,545 M ) - 羅布奇

第十日: 羅布奇 - Pangboche ( 潘波奇 村落 3,901 M )

第十一日: 潘波奇 - 南奇 市集

第十二日: 南奇 市集 - 魯卡拉 機場

第十三日: 魯卡拉 機場 - 加德滿都

第十四日: 加德滿都

第十五日: 加德滿都 - 曼谷 - 台北

記實 - -


五月 9 日 ( 週五 ) - - 第一日: 台北 -> 曼谷 -> 尼泊爾

終於盼到出發的時刻. 想到能夠放下諸端俗事, 專心進行畢生響往的世界第一名山健行活動; 大伙莫不滿懷興奮與期待.

07 : 00 AM 集合, 泰國航空 TG 637 - 起飛時間: 09:00 AM

06 : 00 與游兄會合, 二人專車急赴桃園機場第一航站. 繞了一圈, 未見人影. 原來領隊阿崑兄已於廳前默默等候. 正當大伙互相寒暄, 慢條斯理地集結動作. 突聞阿崑兄氣急敗壞地要大家趕快移往櫃台, 辦理登機手續. 原來旅行社擺了一個大烏龍: TG 637 的起飛時間是 07 : 20 AM 而非 09 : 00 AM.

一陣忙亂, 終於幸運地全隊都上了飛機. 不過, 飛機起飛的時間已經延至 07:50 AM.

10 : 20 AM 飛抵曼谷準備轉機. 曼谷時間比台北慢一小時, 台北已是 11 : 20 AM 了.

曼谷新機場起用 ( 2006. 09 . 28 國內外線同時 ) 不久, 全名 Suvarnabhumi ( 發音為: su - wan - na - poom , 意為 " 黃金大地 " ) Int'l Airport. 面積與香港新機場相仿, 但感覺較之更長. 要注意的是轉機 ( Transit ) 分設在遙遠的兩端翼廊 ( 一端是國內線 ). 走錯的話, 來回一趟可遠了. 我們開始先就走反了, 幸好及時回頭.

13: 55 PM RA 402: Suvarnabhumi ( 登機證上就是如此寫的 ) - Kathmandu ( 加德滿都 )

飛機由泰航 A330 Airbus 換成 Boeing 757. 不僅外觀較為老舊 ( 內裝尚可 ), 起飛更為急速巔波 ( 讓人憶起服役時坐的空軍班機 ). 尤其降落時: 也許是山谷的關係, 減速快, 又陡然急降 ( 讓人有迫降的感覺 ), 真是難得的經驗.

17 :00 PM 加德滿都 ( 尼泊爾時間又較曼谷慢 1 Hr 15 Min )

出關就用了一個半小時. 填表繳費三個櫃台, 櫃台不按順序排列, 得自己 " 找 " 或 " 問 ". 每個櫃台兩人: 都是一邊聊天, 一邊慢慢辦事. 完全無視於排得長長的隊伍. 煞有其事的: 行李還要過X光機. 管理者在發呆根本沒看. 有老外大搖大擺地, 直接拖著行李走出去; 我的目光與管理者接觸. 他卻向我露出無奈又無辜的表情, 令人為之氣結. 更離譜的是, 程序中另外還 " 搜身 " 了 " 兩次 ".

18 : 15 PM Hotel Vaishali, Thamel ( 塔美爾 區 )

加德滿都標高 1,300 M ; 北有高山屏障, 南接印度洋暖流, 氣候宜人. 千年古城素來為尼泊爾王國之都. " 五步一廟 , 十步一塔 " - 全市七十萬人口, 有廟近三仟座, 真是古蹟處處.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已將此都列入亞洲 18 座重點保護古城之一.

加都城區建築新舊雜陳, 市容參差不整. 街巷彎曲, 大小寬窄不一; 人車爭道, 交通混亂; 豪無秩序可言. 空曠處垃圾堆積, 牛馬與狗橫行. 人種又複雜, 五官輪廓膚色各異; 一時之間, 真讓人目不暇給, 歎為觀止.

塔美爾區乃觀光客聚集之地. 區內餐廳商店林立, 街巷熱鬧. 登山用品, 圖書紀念品, 衣物服飾, 古物佛具等等應有盡有. 然而, 仿品充斥, 質地自當注意 ; 價格高下, 另需一番討價還價功夫.

Vaishali 飯店除了鄰近塔美爾區, 購物方便外, 別無長處. 因其位於鬧區巷內, 交通巔峰 ( 大多擁擠 - 除了清晨 ) 時, 來回要用步行. 電梯老舊, 上下停的時候還會震動. 吃的乏善可陳. 房間沒有冷氣, 開窗通風又飛來蚊子; 半夜外面 Pub 重金屬音樂一直鬧到凌晨三點.


五月 10 日 ( 週六 ) - - 第二日: 加德滿都 -> 魯卡拉 機場 -> 法克丁 村落

03 : 45 AM 喚醒 ( Morning Call ), 04 : 20 AM 早餐, 05 : 00 AM 出發

25人座遊覽車猖狂於小巷中自由擠進擠出 ( 在台北絕對禁止通行 ) , 至今仍覺不可思議. 然而, 較之於這項特技, 15人小飛機之起降更可說是神乎其技, 那才是小巫見大巫矣! 難怪前面 ( 昨日 ) 有波音噴射機 ( Boeing 757 ) 的演出了.

06 : 00 AM 加都 國內機場, 06 : 30 AM 起飛

沒遇過 " 逃難 " ?! 加都 國內機場可是一次正式的 " 行前教育 ". 幸好是登山的朋友 - 平日訓練有素; 臨危不亂, " 臨亂亦不亂 ", 確實發揮功能.

行李由人力板車( 機場制式工具 ) 送至. 人員與行李 " 成群結隊 " 地 Check In ( 辦理登機手續? 因為很亂又擠, 大伙只知顧著傳上行李跟著 " 地陪 " 走. ) - 印象中: 磅秤圓盤出奇的大, 不見在用; 櫃台標示出奇的多, 且五顏六色,新舊大小不一. 當然, 人員還是要搜身, 隨身行李也要過 X 光機. 

07 : 00 AM 抵達 魯卡拉 機場

很嚇人的! 魯卡拉 機場 降落時, 飛機真的是向著山 " 筆直地 " 衝過去, 大伙的 " 心 " 瞬間都" 提 " 了起來. 後來發現機場跑道是向上陡斜的, 駕駛 ( 副駕駛還是位女性 ) 再加上技術性急速煞車方始停住. 饒是知道如此, 我們的血壓還是很久以後才恢復正常.

飛機是雙螺旋槳式動力, 只有天氣好才能飛行. 機場空間有限, 一次四架. 陸續降落後下完客貨, 即刻重新運載, 再依序飛返. 有條不紊, 去卻非常忙碌! 機場外擠滿了等待工作的 " 揹夫 " ( Coper - 挑夫 ) 與嚮導.

08 : 15 AM 開始健行

天氣不錯, 於Paradise Lodge ( 樂園客棧 ) 的餐廳集結並認識雪巴嚮導們, 喝完茶稍事休息後即行出發. 11 位揹夫先行. 六位雪巴嚮導分別領路, 隨行與殿後.

一路向北, 先穿過魯卡拉市集的街面. 山城景致, 異國風情. 自此, 進入人力獸力運輸社會. 石板路依山高低彎轉, 兩旁賣店夾道; 二三樓建築 - 石塊牆面搭配木門木窗, 門窗漆面美麗, 顏色不一. 販賣大多為登山物品. 隨走隨逛, 一行人竟似遊街. 很多老外開始議價購物, 補充行囊中之衣物用品.

街尾一過塔門, 石階步道急轉直下. 眼界突然開闊, 一片綠野景觀. 但見平疇良田, 村屋點點; 遠山含翠, 白雲裊裊. 一幅遺世獨立, 和樂安祥的圖畫.

滿眼綠意, 雙耳鳥聲. 走在鄉山小道上, 漸漸路轉斜陡. 民宅多了經旛或經旗. 翻山處,佛塔或嘛呢佛經石堆過後, 就有客棧或飲店, 向陽樓台均置桌椅; 老外或單身或三三倆倆重裝健行, 每每喜歡歇歇喝茶, 曬曬日頭. 看是辛苦, 實又悠閒.

11 : 30 AM Wind Horse ( 風馬餐廳 ) 中餐

夾溪山谷愈緊, 田園高下愈形零散而畦小. 新換鐵纜吊橋狹窄卻長掛, 搖搖晃晃; 未鋪石階路面高低真不平, 下下上上. 重擔揹夫與牛馬輕鬆而過, 我們輕裝竟步履不堪. 所幸今日行程尚短, 一路觀賞風光並取景照相; 加以落差來看多為下坡, 可稱之為悠遊行.

14 : 15 PM HCR Jo's Garden Lodge, 法克丁

晚餐烤牛肉雖不敢恭維, 然而真的是餓了 - 還是把它全部吃完. 不過, 隊員有人提供威士忌 ( 3,000 M 以上高度才禁酒 ) 與油炸花生米, 也算滿足了食慾.


五月 11 日 ( 週日 ) - - 第三日: 法克丁 村落 -> 南奇 市集

一夜好眠, 晨三點即起. 只記得夜半恍惚而醒, 漆黑中睡袋布套內螢火蟲點點, 還用手去捉. 幾次後思及靜電效應, 方始含笑再睡.

HCR ( Himalayan Chain Resort 喜瑪拉雅連鎖飯店 ) 於 EBC 本線共有三家客棧, 另兩家分別位於昆強與羅布奇. 昨日到時天候尚早, 已於四處逛過. 只不知清晨時分景色更美. 客棧腹地廣闊, 綠草如茵; 依山畔水, 巨木參天; 藍頂石牆小屋分立各邊, 幽靜安逸, 宛如世外桃源. 獨行溪旁, 水濺兩岸浪起 ; 靜坐石上, 風撫群峰雲生. 直覺身處畫中, 確似人間仙境.

07 : 00 AM 早餐, 07:40 AM 出發

如今, 換到 Dudh Kosi 溪谷的左側, 兩山挾歭距離更近, 簡直是走在山谷之中了.

上坡下坡, 穿村過橋, 倒不覺得難走. 沿途來來往往, 只是必須注意窄處, 停步讓路予揹夫或牛馬先過. 一則給揹夫 ( 彎腰負重 ) 錯身時好有個踏腳處. 再則要注意站靠山面 ( 勿立崖邊 ) 以防為其擠落, 那才危險!

說到揹夫, 在山地住民除了以牛馬駝送, 還是多用 " 揹 " 的方式搬運物品或糧食. 一則牛馬飼養花費及照料工夫較多, 二則山路狹隘不平人員進出較易, 三則自小習於背負 - 不似平地寬廣可用擔子來 " 挑 " .

一般專業揹夫至少可揹上 50 公斤重物. 曾於途中見一黎黑貌似印度人長相之揹夫, 其所負重近 100 公斤. 卻步履穩健 , 令人佩服.

11 : 00 AM Monju Guest House, 中餐

每次於餐廳喝茶( 上下午茶或用餐前 ) 雪巴們千篇一律地會先問喝什麼? 有四種選擇: 烏龍茶, 檸檬茶, 奶茶與咖啡. 走到地頭上, 再怎麼說不累也渴. 能有一杯飲料適時補充, 真是體貼.

過了 薩嘎瑪莎國家公園 管制站, 步徑也就降至溪邊了. 兩岸大石礨礨, 白水激流沖刷而下; 聲若雷鳴, 轟轟作響. 雪水係來自遙遠的 昆布 ( Khumbu ) 冰河. 頓時感到一陣涼意, 加上美景當前, 真是令人心曠神怡之至.
了.

13 : 00 PM Larza Dobhan 大吊橋

溪谷至此變得陡峭, 兩岸懸壁巨岩聳立. 吊橋不得不順勢高掛空中, 須上行至半坡方得以過橋. 據說於此橋上順著溪谷上望, 若天候清朗可看到聖母峰英姿 ( Views of Everest ). 其實大半都給白雲遮蔽了.

過橋後一路上行, 拔昇 600 公尺直抵 南奇. 雖說有大部份是走在涼爽的樹蔭裡, 回頭又可下望大山大水的景緻. 然而此行乃首度大上坡, 大家還是不時歇歇. 畢竟 南奇 的標高為 3,440 M , 已是臺灣百岳的高度了.

15 : 30 PM Hotel Camp de Base, 南奇

南奇位於山腰坡地. 三面環山, 一面向谷. 房舍依勢圍繞成半圓型隔著山谷與對山相望. 其形式較之臺灣的奮起湖更像 " 畚箕 ". 絕妙絕美的是, 對山後方若遇雲霧開處即見雪白山頭 ( Shar 6,093 M, Nupla 5,885 M 等, Nupla 位置尤為突出, 自魯卡拉 機場行來若遇晴空總能看見, 只是不知近觀如此動人 ). 尤其晨昏時刻, 碩大雪山發出冷豔銀光, 極其高傲. 眾人不顧飲食, 紛紛持相機跑到室外等待. 早晚均見人群歡呼或仰望.


五月 12 日 ( 週一 ) - - 第四日: 南奇 市集 -> 昆強 村落

南奇 市集一條街, 正好環過南奇的腰身. 此地乃 EBC 最後購物補充之處, 亦是整個國家公園北部山地互通有無之交易中心. 其地理位居關鍵, 更有駐軍於高地防守維持治安.

07 : 00 AM 早餐, 07:30 AM 出發

參觀國家公園 博物館 ( 保留紀念區內 ). 先登上小山丘, 位在軍營裡面. 其地勢展望良好, 可遠眺三面高山, 並下望兩溪交會處 ( Bhote Kosi 於此匯入 Dudh Kosi 主溪 ); 居高臨下扼守進出要道, 果真有 " 一夫當關, 萬夫莫敵 " 之勢.

館內展出多以照片圖說介紹自然景觀, 生態環境及住民之人文社會, 宗教信仰, 生活方式等各方面之情況. 整個內容以雪巴人為主. 並述明雪巴人係 400 年前緣於政治變化 ( Political Changes ) 與天候災害 ( Climate Change ) 兩大因素, 自中國西藏地區逐步遷移至此. 開始時先至 魯卡拉 生活. 隨著 昆布 冰河漸漸融化縮短, 人們也慢慢地往上移至 昆強 與 潘波奇 等地區建立村落, 定居下來.

10 : 00 AM Shyangboche 原野機場

自博物館來到南奇後山, 一路陡坡近乎垂直地上爬 300 M. 沿路低頭俯看市集及其周邊房舍與梯田菜園如在腳下,真是壯觀美麗的緊. 不得不佩服山村居民開山墾荒的精神與毅力.

就在原野機場 ( 只是高處一大塊平坦之地, 全無人工痕跡 ) 的高端, 我們不期然地撞見了畢生難忘的一樁美事, 又奇又美的好事.

森林頂端傳來一陣歡欣的樂聲, 不久童話故事般走出一列五彩繽紛的隊伍. 由喇嘛師父持符旛引導在先, 行下空曠的黃土路前往遠方的村落迎娶新娘. 令人驚奇的是行列中參雜著很多盛裝卻是西方人的面孔, 更感到意外的是新郎竟來自奧地利. 這樁 " 阿爾卑斯 " 與 " 喜瑪拉雅 " 的結和, 想都想不到, 竟被我們遇上了. 大家紛紛致上由衷地祝福.

12 : 00 AM 中餐, HCR Konchok Chumbi Lodge, 昆強

昆強為南奇以北, 村落規模最大的住區. 群山之中, 一片開闊之地. 居民除了農牧之外, 大路兩旁建築多兼營旅宿. 本隊六位雪巴嚮導五位的家住在此地 ( 另一位住 魯卡拉 ), 五位之中就有三位家人經營餐飲與民宿.

15 : 00 PM 參觀學校與義診

昆強中小學 ( Khumjung School, 1960 年創校 ) 共分十個年級. 全校學生約三百人, 教師二十位. 該校係為紐西蘭之 Mr. Edmund Hillary ( 西拉瑞 先生 ) 捐助成立. 西拉瑞 先生即是世界第一位登頂聖母峰者, 因感念雪巴人的協助特別援助此地之教育工作. ( 另有一所小學在 潘波奇, 1963 年創立 ).

義診活動是一項敗筆. 事先未充分策劃與準備, 當日又無妥善連絡與安排. 臨場一片混亂, 改發文具糖果也草草了事. 遭致學校老師 " Too Bad ! " 的評語. 大家卻忙著錄影照相; 本末倒置, 莫此為甚.

正當一團亂時, 操場遠處山路上突然傳來樂聲. 又是巧合, 早上我們碰到的迎娶隊伍歸來了. 原來, 正是本村的喜事, 來回都給我們遇上. 頓時, 寧靜的山村沸騰起來. 小朋友課也不上了, 全跑出校園擠在路邊或爬上圍牆觀看. 全村的人更是扶老攜幼, 摩肩接踵. 等到迎娶隊伍通過, 眾人紛紛爭看新娘. 長長的隊伍, 樂隊後還有一群人: 披著哈達, 持犛牛毛, 配合樂音手舞足蹈, 好不熱鬧. 整個陣頭過去, 我們也尾隨人群去看, 村民全不似之前那麼顧忌我們的照相了.

21 : 0 PM 夜遊

黑夜中, 走在鄉間小路上; 寧靜安逸, 滿天星斗. 攀上亂石山崗, 遠望夜村燈光寥落, 映著銀輝雪山, 眾人驚歎美景, 而後久久不語, 均有所思.


五月 13 日 ( 週二 ) - - 第五日: 昆強 村落 -> 賽恩波奇 僧院

06 : 3o AM 喚醒 ( Morning Call ), 07 : 00 AM 早餐

昨晚遊回, 因無熱水, 僅是以清水擦身就中了寒. 提早的高山反應, 幸在一, 二日間正是適應高度的時刻; 慢慢地, 也就無妨了.

高山晴時, 日夜溫差大. 日間, 豔陽高照; 溫度可達攝氏十幾度, 甚至近 20 度. 日落後, 溫度陡降. 於 南奇 因遇寒雨, 溫度就已降至 5 度左右了. 在 昆強 就算天候不錯, 晚飯時也冷氣逼人; 入夜後, 室外溫度都降為 2 - 3 度. 穿衣脫衣, 尤其於早晚健行時成了反覆不斷的動作. 另外, 日曬也是要注意的. 高山紫外線強, 常時曝於室外; 雖有防曬, 鼻頭還是變得紅紅的. 此地雪巴人膚色均為幽黑, 十之八九亦是長期曝曬成的.

07 : 00 AM 出發

出了昆強村落, 開始下坡. 迎著晨曦, 突然看到滿坑滿谷的鮮花樹林. 真真又再一次的 " 驚豔 ".

高山杜鵑紅的, 白的, 粉紅的, 還有白色夾雜紅色或粉紅色的花朵大叢大叢地開在大樹上; 襯著雪白連峰的背景, 美不勝收. 女隊員尤其意外與高興. 在這一路辛勞的健行過程中, 雖也見些野花野草. 但是與今相比, 前幾日可真算是走在黑白的世界中了. 如此雖是下坡, 為了照相大家的速度都慢下來了.

09 : 30 AM 降至溪谷, 開始爬升

本日行程轉東偏北. 先下約 500 公尺, 再上 600 公尺. 下是緩坡, 上則陡峭呈之字型而上. 先樂後苦. 所幸上下坡均在花海樹林中, 也堪聊以自慰了. 此外, 今後開始右手邊一直會有雪白山峰陪伴, 其中以 Ama Dablam ( 阿瑪 達布拉 6,612 M ) 最為突出顯著, 其壯觀高偉的英姿也頗不會令人寂寞.

山徑上, 遇到一組當地人合力以繩索與橫棍拉抬著一根巨木, 奮力而上. 其規模浩大, 人數竟高達七人. 四人於前, 二人在後; 左右平衡出力. 最後一人手抱木尾以調整方向. 群策群力, 人定勝天; 山村居民就是如此生活著.

11 : 45 AM 賽恩波奇 僧院

此地建築分散, 僧院居中; 形式宏偉, 院牆圍繞, 面向東南草原. 環顧四周, 一片祥和寧靜; 出世超凡即是如此境界.

12 : 00 AM 中餐, Tashi Delek Lodge, Tengboche

未上稜線, 遠下即見僧院山門高高在上. 待翻上稜線, 眼下開闊一片台地斜向遠處的森林山谷; 白雲飄飄, 雪山連峰在望. 此景似乎眼熟, 一再回憶; 果然給我想起就是 " 山的世界 " 這本書的封面照片. 真是美麗!

16 : 00 PM 晚課 及 參觀 僧院

賽恩波奇僧院 係區內規模最大的寺廟. 僧眾多人, 僅晚課所見就二十餘人. 主寺大廳昏暗, 只西南面開窗. 晚課時間甚長, 持續地頌唸經文. 主持師父帶領, 不停地抬音起頭唸唸有詞. 唱完一篇又一篇, 隨手翻動經書. 有弟子提壺為每個師父添茶, 還放一些東西在每人的面前; 看不出是什麼, 只知有檀香之類的. 所頌經文雖聽不懂, 但其音韻如歌如訴; 每篇不同, 亦頗耐人尋味. 加以長管法螺與鑼鼓樂器於間伴和, 聲勢不凡; 圍坐兩壁眾人靜默聆聽, 似有所悟; 老外則恭敬肅立, 躡足進出.

18 : 00 PM 晚餐

自 南奇 開始, 沐浴另行收費. 愈往山裡走, 收費愈高. 因為無電, 熱水全靠木柴燒水, 使用發電機及鍋爐, 或以進步的太陽能方式供應; 成本不低, 其價格甚至相當於一晚的住宿費. 然而, 不知是系統的問題, 還是人為的因素; 水溫不是太低, 就是水量不足. 游兄就是午後洗到冷水而致感冒, 花錢找罪受. 隊友中有人從上山開始就 " 戒澡 " 了, 真有先見之明; 省錢保健康, 令人佩服.


五月 14 日 ( 週三 ) - - 第六日: 賽恩波奇 -> 丁波奇 村落

07 : 00 AM 早餐, 07 : 30 AM 出發

今日早餐: 烤餅與煎蛋, 配的還是 " 四選一 " 的茶. 也許是山裡物資補充困難的關係, 又或許是團費運用技巧的影響; 一路來, 伙食都不能算好. 尤其, 越進山裡體力消耗越大; 餐飲的需求就愈明顯. 有些參加過 安娜普納 基地營( A B C ) 健行的朋友感覺特別強烈. 經過一番研究與交涉, 看起來今日早餐的變化即是如此力爭的結果.

上午下山谷還穿進穿出茂密的森林與農莊圍牆, 一過了鐵橋繞到 Imaja Khola 溪 ( Dudh Kosi 溪 的一大源頭支流 ) 的左側, 樹木就開始稀疏了. 愈往上爬山徑愈狹險; 一邊懸崖, 一邊絕壁. 遠處隔著山溪卻有零散石屋座落在高坡上, 其地勢十分驚險. 溪旁遙見二位住民揹著重物走在窄道上, 螞蟻般一前一後匍伏向上; 良久, 方有進展.

待翻出佛塔及山門, 又行了許久才穿過回程預定住宿的 潘波奇 村落.

續往前行, 依然高山深谷; 溪流蜿蜒拖曳不見源頭, 卻一直為遠處端矗的雪山深情俯視著. 轉了個彎又遇見另一小山村.

11 : 15 AM 中餐, Tashi 餐廳, Shomare 村落

此地標高 4,015 M , 已是 " 森林帶 " 的極限. 再來, 就是草原地與矮樹叢漫延高下的景觀了. 草原與森林的界線在此倒是十分清楚, 截然劃分.

喜瑪拉雅山區南坡日照強烈, 遍佈柏櫟之類樹林; 北坡則因受風面影響多生冷杉, 向陽高處又充佈了杜鵑. 植被南北大異, 耐人尋味.

午休一會兒, 日光下用山水洗一洗頭臉, 清爽之極.

13 : 15 PM 過溪底臨時木板橋 ( 新橋興建中 )

Imja Khola 溪 於此又分出兩條源頭. 支流 Khumbu Khola ( 昆布 溪, 又名 Lobuche Khola 羅布奇 溪 - 其上游即 昆布冰河 ( Khumbu Glacier ) 在左. 橋是跨越 昆布 溪, 又回到 Imja Khola 溪 的左側.

可能是高度的關係, 地形變得也比較開闊. 山風起了, 大家紛紛圍上了口巾. 兩岸夾恃的雪山更近了.

14 : 10 PM Family Hotel, 丁波奇 村落

丁波奇 村落 ( 4,343 M ) 位於一片開闊的山谷邊, 群山環繞. 背倚 Pokalde 峰 ( 5,800 M ), 右看 Tawoche 峰 ( 6,542 M ), 左觀 Imjatse Himal ( 即 Island Peak 島峰 6,160 M ), 正面隔著 Imja Khola 溪 仰望 阿瑪 達布拉 峰.

丁波奇 與 潘波奇 一前一後同為攀登 阿瑪 達布拉 峰 的最後補給村落. 丁波奇 更是向東前往攀登 島峰 的必經之地.

傍晚寒意侵人, 夕陽照在雪山上; 清空白雲下, 尖聳的銀黑岩面襯著整片的山坡紅光, 煞是好看. 眾人雖披冬衣,仍忙不及地四面觀賞與攝影, 深怕頃刻間錯過了什麼美麗的鏡頭.


- -續接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EBC)健行記實(下)


參閱 - -

- http://www.wretch.cc/blog/henryw1113/10305031
- http://www.wretch.cc/blog/henryw1113/10206968
  • 0
  • 0
如需回覆文章,請先 登入會員
詮峰登山用品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1 Keepon.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