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號:

密碼:

中央氣象局天氣警報


since1999
累積訪客共 4265031
註冊會員共 30669
線上使用者共 1353
討論文章共 62890

資料型態

登山新聞與山難檔案

編修

2002/09/04 12:19:00

菘蘿湖登山失聯 女學生上午平安下山
建立時間:2002/9/4 下午 12:19:00

菘蘿湖登山失聯 女學生上午平安下山

宜蘭市有一名大二女學生游小旻,上個月底到攀登宜蘭縣與台北縣交界的拳頭母山,之後就失去聯絡,不過,就在剛剛八點多,搜救人員在山上找到失蹤學生,目前已平安下山,據了解,這名家住宜蘭市正就讀於高雄大學二年級的游小旻,喜好登山,上個月她向家人表明要攀登拳頭母山之後,攀登途中31號曾和台北縣24名登山隊員相遇,並相約晚間在松羅湖紮營,不料卻只看到一個帳棚和礦泉水,游姓女子不見蹤影。還好,女子早上八點多輩搜救人員尋獲,目前平安下山,在醫院接受檢查
  • 0
  • 0
所有回覆
回應中第 1
回應時間:2002/09/04 15:32:00
轉貼北岳通訊 各位嚮導, 謝天謝地! 前往拳頭姆山的那女孩今早被直昇機發現了 上午近九點鐘,宜蘭縣消防局第一大隊陳大隊長打手機通知我: 八點五分直昇機發現該女的蹤影,已送往大同分局. 據他說,週六中午,那女孩與我們分手後,在往拳頭姆山的路上,才走一個多小時, 就走錯路岔往一個XXX溪的方向,往前走了兩三公里,她知道迷途,但已走不回來. 於是找到一處原住民的獵寮(可能是以塑膠布拉起來的那種)停下來. 從週六下午到週三上午,她在那裡停留四夜三天. 好在她只有四肢有輕傷,沒有大礙.已送到聖母醫院觀察. 雅珍 ----- Original Message ----- From: yjhsu Sent: Tuesday, September 03, 2002 2:57 PM Subject: 松羅湖女登山客失蹤搜尋中 各位嚮導, 上週末協會舉辦的活動,松蘿湖健行露營,我們無意中參與這次隻身前往攀登拳頭姆山而失聯的女登山客失蹤事件.截至週二,目前仍未搜尋到該女生的行蹤. 我們這支24人的隊伍是由徐彭 承嚮導, 郭 耀宗嚮導帶隊. 週六上午八點開始由大水塔起登,中午十二點二十分通過拉繩索的路段,到達下松蘿湖的鞍部,也是往拳頭姆山的叉路點. 徐彭大哥與耀宗回頭下去支援下面的隊員,先到達的十一二位隊員.暫且在那裡休息. 十二點半左右,有一個學生樣長得瘦高清秀面貌的女生從松蘿湖上來,背著中型背包,自己一個人來,說要去登拳頭拇山. 她說已經搭好帳篷,攻頂後會回營地與我們會面. 難得在山上看到女的獨行俠,大家很是好奇與欽佩,與她寒喧一下,邀她晚上過來一起泡茶聊天. 我們的隊員最後一批由陳龍彰押隊,下午兩點鐘到達湖畔. 松蘿湖今年處於超低水位,水色看來也很不可口. 有隊員帶MSR濾水器,下午沒事做,大家就在那裡玩濾水. 龍彰把帳篷安頓好後,說要帶大家去一處活水源取水. 從入口右手邊九十度的位置,有一路條,往山上樹林進入,在松羅蔓生的林徑中走二十分鐘後,豁然開朗. 什麼活水源嘛,根本就是一條五公尺寬,活蹦亂跳的溪流.(耀宗後來從地圖上判讀,應該是南勢溪的源流). 一群人俯身下去,才花三秒鐘,一罐寶特瓶就填滿了. 每個人都怪龍彰不會用形容詞,誤導我們以為要從山壁上,點點滴滴去接水. 害我們前面的人逕自前行,根本不等後面的隊員.大家心想:取水費時,先到先裝才能精簡時間. 玩水玩夠了,一行人陸陸續續回到營地,準備晚餐. 那天下午後續來了三個隊伍. 傍晚時刻,吃過晚餐,天色也漸黯,看到一個女生的身影走經空帳篷,往對岸走去,卻也不是我們中午遇見的那女生.徐彭大哥說拳頭姆山來回大約三四小時,也該是時候她該回來了啊 . 七點鐘,八點鐘,九點鐘了,我們都注意到那位小姐還沒出現. 擔心:她如果不回來,身上可有些什麼裝備可以緊急露宿? 於是,一群人就上前查看他的帳篷. 篷內空空如也,只有一個睡墊,一罐1500西西用舒跑瓶子裝的清水,還有一個帳篷外袋而已. 看來那女孩把其他所有家當,吃的穿的以及爐具都帶在身上. 當下徐彭大哥決定與耀宗還有四位準備參加南一段的健腳隊員,明天一早六點就啟程去拳山搜尋. 其餘的隊員由龍彰及我負責帶下山. 當晚,遠處天空閃電頻頻,無星無月.是半夜時份吧,忽聞大水滴疏落打在帳篷頂,沒一會兒,轉成傾盆大雨,雨愈大心裡跟著愈沉,不知那女孩是否帶了露宿袋?此刻是否安好? 天一亮,徐彭大哥一行人確定女孩不在後就出發去. 其餘人準九點下山. 出發前,又接到徐彭大哥以對講機囑咐我們留下字條,希望那女孩回來時儘快回報平安. 於是,我留了我們四個人的聯絡電話,跟她說,如果我們沒碰到她,下山後會報警展開搜尋. 徐彭大哥等六人花了三小時登頂,具他們說,路徑很是難行,地形又複雜,多為植被豐富,黃泥地少的原始林,很難研判是否有殘留的足跡. 中午時刻他們回到下松羅湖的鞍部,也是我們前一天遇見那女孩的地方,唯恐與那女生錯過,耀宗又下去查看. 整個松羅湖,所有的隊伍全都走光,只剩下那頂帳篷孤拎拎的在湖畔. 這時,我們初步的搜索已宣告無效,於是嘗試以手機打110報警. 大約過十二點半,終於接通了,隊員林家平向警方描述我們所知及所做的經過. 下午一點半,第一批下山的前幾位隊員抵達登山口,有一名警員騎摩托車上來了解現況 並抄下停在一旁的三部機車車牌號. 這中間,三星分局與大同分局,還包括聯合報記者都打了電話進來詢問一些細節. 兩點半以前,上拳頭姆山的那六位超級健腳陸續回到停車場. 週日早,從十點起,雨又開始忽大忽小的下將起來,下得愈多,很顯然的,那女孩走過的痕跡就越少. 待我們全員換裝好準備返程時,大同分局來電,要求我們去做筆錄.開車前,我們注意到整個登山口只剩下一部機車--那部,週六上午我們抵達時,已經停放在那裡, 牛鬥用過餐後,近五點,我們順道來到大同分駐所旁的消防隊. 大隊長陳先生已派四位警員上山. 他再次與我們訪談,確認失蹤的時間,地點,可能行走的路線與女生的外型描述. 留下入山名冊與聯絡電話後,我們把搜救工作交給警方返回台北. 昨天,週一去電大隊長詢問現況,他說已找來陳秋霞及另位嚮導支援. 陳上山,回報說,懷疑我們六位第一批的搜尋者是否有真正登頂— 她已看不到六個人的登頂的足跡. 週日早,徐彭大哥走在第一位,也是看不到之前有走過的痕跡,所以他認為,該女生可能因天色已晚,沒有登頂就下山,而在途中走錯岔路而迷途. 這幾天該山區都有陣雨,這對搜尋相當不利. 失蹤者的身分已確認,從車牌找到她的家人,她母親說, 女孩才剛剛從感冒復原,說是要與朋友去爬山,怎知,卻是一人隻身去到一個她不熟悉的地方! 獨行俠,理論上,有其敢於獨行的自信與能力,期盼她沒有受重傷,可以鎮定自保等候救援˙ 雅珍 ,
如需回覆文章,請先 登入會員
詮峰登山用品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1 Keepon.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