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山行程紀錄

2018.10科蘭溪

活動日期
2018/10/6 - 2018/10/11
所屬團體
個人
困難度
5
類型
» »

k1kl(廷倫)

2019/4/21


技術裝備:

繩索:92米8.3mm imlay,36米8.3毫米imlay,60米6mm imlay,36米7毫米dyneema


bolt:帶了60顆,行程共用36顆,計18組anchor


Day1

行前兩週沒下雨了,不過上個月有兩個從北台擦邊過的颱風都為天祥帶來可觀的雨量。天祥是個地形特殊的地方,每逢颱風,雨量總是比下游的太魯閣和上游的大禹嶺劇烈許多。

科蘭的上游算是豬股-江口連稜,清早我們便開到九曲洞西口,走施工中的九曲洞隧道去看”鯉躍龍門”勝景,即科蘭匯入立霧溪的三十米瀑,水量尚可,再觀察了立霧溪主流水量和溪底上攀公路路徑,覺得還算有把握。


岳王亭出發,

小咪烤了很好吃的芋頭酥,一共六個,讓我們路上帶著吃。

岳王亭吊橋對面,就是一個六七十米的懸瀑從垂直山壁上高高掛下,在立霧溪兩側有很多這樣的不知名支流。


過橋沿著研海林道一路陡上,上稜點約在3.8k處,經過一處地形透空的流籠頭,續前行數公里,林道不斷往南,過了一個林道轉往東西向的大彎後,沿取水路下切科蘭上游支流溪谷。

取水路路徑還算明顯,偶有拉繩。


走到終點的溪邊小平台上有個獵寮,約H1300,紅色繩索綁著,外帳傾了一邊,一如平常的垃圾滿地。


我們的營地在豬股山取水路路條(太管處路條)的上游,是個沙洲,切到溪谷時,眾人看到湛藍的溪水,興奮的在巨石間和對岸森林亂走,溪谷右岸有片小平台,有兩片駁坎堆疊,不過俊焱喜歡燈光美風景佳的地方,都看完了決定回稍上游的沙洲紮營。


Day2  
0530  起床
0730  go,秋天清早斜射的陽光從樹蔭中灑落,讓人想到鞍馬溪岩壁上的朝陽,秋天的峽谷日照量通常最大。踏著巨石中的淺藍溪水下溯,水色就像翡翠谷和沙卡噹溪一樣。

0750  淺藍深潭,直接游下,溪水如許清澈,心曠神怡
0802  一個五米的下攀,傳背包陸續跳潭過

0811   一個八米斜瀑,從左岸爬下,爬到瀑底激流游出

0814   40米(C.S瀑+斜瀑),在C.S上設置本次行程第一組anchor,垂下瀑正中車斗大的巨石後,是一個連續多段斜瀑,最底平台、離瀑底五米高處稍微可站,垂到該平坦處收繩,然後繼續重裝下攀跳潭,跳入一個10米長潭游出,再接個一米落差短瀑,再接10米小腸急水道。水道最外側溪谷展開,看起來是個數十米瀑布。  這是一個連續多段地形,因上游水量還不算大,除了垂降大部分各自solo過

0910  開扁帶當hand line,攻過最外側小腸水道,來到水道口瀑頂透空處,是個30米瀑

0920  設好第二組anchor,瀑底就可見支流主流匯流口,這是一個外濺瀑,水流旋轉飛出,並沒有直灌瀑底

0944  垂到瀑底,H1150匯流口,小潭游出,陽光伴隨著瀑霧,將天空照成半面銀色,行程至此大體順利,耀眼的陽光和上游清冷的溪水帶給人澄淨之感。

科蘭溪十分冰冷,不知為何,一千出頭的溪水就跟記憶中北橫的三光溪溫度接近了


1022   一個巨大的30米C.S瀑,瀑底的大潭有籃球場大,觀望片刻,決定就在C.S上打固定點,此時放在背包上的岩錘不慎被碰落瀑底,瀑底的潭碧藍清澈但無法見底,可能有八米深以上,瀑布直落三十米打入潭中,無論如何是撈不回來了,回思了一下自己bolting經驗中從沒發生這種事情,掉支板手都會認為是危及生命難以忍受的事情,居然連岩鎚都掉了......摸摸鼻子請俊焱拿三百多克的備用"營釘錘"來當岩鎚用。


從巨石平台稍微偏左垂下瀑底,沒想到瀑底內側透空處居然有地方可站,站立著解掉確保器游出大潭,游20米到沙洲上。

1110  溪谷拐個灣就接一個六米瀑,瀑右石縫可下攀到外側跳水出去,廷倫綁dynemma繩請筱棋確保後,跳潭游出,準備後續拖拉背包節省全隊體力。游到一半突然有一個強烈的頓挫卡繩感,用力游到下一個瀑口巨石後,一邊抽繩一邊抽到一處結成一坨的繩子,事後問筱棋居然完全沒察覺發生此事。我被下一個瀑布的驚人樣貌所懾,也沒力氣開口罵人,適才游過的潭流不強,示意隊友全部重裝跳下游過來,開始觀察。


1124  一個迴旋瀑,瀑壁像鸚鵡螺一樣以順時針往下往外懸出,瀑流從頂端噴射入鸚鵡螺殼內,迴旋而出,看不到最底層的樣貌。眾人呆了半晌,廷倫本來認為這類型瀑應該不足為懼,垂下去後一定存在大量呼吸和觀察空間,電鑽掏出來準備施工了,幾番觀察後又察覺右岸似乎還算可上攀,上攀小繞就是一片樹林,決定人工攀登五米後接上樹林直接繞掉,人工攀登途中用了三支tricam順利攀上。


1452   從右岸上切約50米繞過樹林,到瀑布下游,垂降兩段到地。  高繞過程遇到兩隻虎頭蜂不斷在旁徘徊,我們邊討論著"the answer" 一邊操作垂降,不知道這樣的選擇到底是否正確。垂入一個50米見方的超大潭內,回頭看到了瀑布樣貌。  是一個約五六十米高的雙層瀑,若直接垂降瀑布,過程雖可怕但一點都不難,也不會有太高的危險性,略抱著遺憾欣賞著角度詭譎急轉的大瀑。


1530   在約H1050處紮營,H1000和H900處有兩處溪谷較密,決定明日再戰。紮營處柴火甚多,邊烤著火,邊懷著忐忑不安的心看地圖,溪谷水量至此倒是還好,但應接不暇的地形讓人無法放鬆神經。   明天過了H1000和H900的陡密峽谷後(希望不要是連續轉折地形),有個近一公里長的平坦帶,只希望能在那段盡量趕進度。



Day3  
0530  起床,昨夜天氣晴朗沒有下雨

0730  go,今日俊焱請筱棋幫忙背睡袋,騰出背包空間來做回收繩專用繩袋。如此加上原先的百米繩袋就有兩個繩袋。

0755   一個15米瀑,接一個30米見方的大潭,瀑右側有煙囪可下攀到瀑高一半處,俊焱提了也許可以直接跳,觀察片刻認為瀑底有石階,還有大量漂流木,施做固定點以求穩當。垂降後發覺可站到小台階,收繩,陸續魚貫游出。

0827   一個可怕的雙層瀑,上層是個20米瀑,瀑布水流全倒入一個窄水道中,窄水道出口下層是個貌似十米瀑。


觀察了許久,認為窄水道應無安全疑慮,挑了一個盡量靠左岸,不至於從15米瀑正中進

水道的點bolting,施作完畢阿齊帶繩袋,帶著全部繩長垂下。

到水道前側壁有地方稍微可站,瀑水直接打在左岸岩壁上,需穿越瀑布下方跳入水道,後一口氣放繩到瀑口,水道中央深處踩不到底,需踢兩側牆順著水流游出至瀑口,站在瀑口,阿齊觀察許久決定跳瀑游出,看到他那麼乾脆跳出去大家都傻眼了......隨後阿齊帶著繩袋游到岸邊,手持主繩。

隨後廷倫第二個下,背著一個背包,再把阿齊的背包勾在腿環垂降,到了急水道側,看著白水奔騰,無論如何無法說服自己帶著兩個背包下去,心中喃喃說了聲阿齊對不起了......把背包勾在主繩上直接拋入水道,看著他被水道一路順暢的帶出,在瀑口飛出去掉入下方潭中。   我背著背包快速放繩來到瀑口,往下一看,立馬就了解阿齊為何要跳潭了,瀑流直灌而下,要直接往下垂入其中顯然絕不舒適,於是再把自己背包勾主繩放入潭,挑了處瀑布沒有直接噴到的地方一躍而下。 到了岸邊,大喊讓隊友直接依樣畫葫蘆處理背包。

俊焱第三個下,可能是緊張,或者未聽清楚,俊焱把背包掛在腿環上自己垂降入急水道,一度發生卡繩動彈不得,卡了足有兩三分鐘,我們心全提到了嗓子眼,好不容易他解開腿上背包,我們眼睜睜看著裝滿回收繩的背包,沒跟任何東西連結直接掉入潭中,俊焱跳潭後撿到背包,筱棋順利垂降。


0930  潭口就是下一個30米瀑,瀑底左岸看似有平台可站,但沿著瀑頂左岸一路橫攀貌似可以到較下游處,避開瀑口,於是小架橫渡繩後走一小段到平台尾端垂降20米。

1044   一處碧藍深潭各自游過

1138   五十米巨石瀑,在右岸做anchor,垂降入一個球場大的潭游出,垂降過程可以不必碰到水,此瀑布就位於H900處等高線陡密處


1230   六十米瀑,瀑底看似有沙洲,沙地一直延伸到瀑壁邊,直接垂下,此瀑位於H850溪谷轉折處

1349   左岸60米雙層支流瀑,瀑壁從高空一路掛下來

此後是連續一公里多的好走溪床,魚貫前進,三天來第一次心情稍微獲得放鬆

1440   H800匯流口旁,一處寬廣沙地紮營,沙地旁有兩層石階,有一個七八米高的口袋點抱石問題,一眼看到就豪不猶豫的紮營了。 今日大體順利,夜晚一直烤火到九點,旁邊還有餐桌可用,討論著明天若出現連續雙層地形,直接架guideline通過以求速度。是夜零星下雨,滴滴答答打在外帳讓人不得安寧。


Day 4

0530  起床

0730  go

0810  開始下雨,此後一整天都沒停過。
一15米轉折瀑接一大潭,潭就跟球場一樣大,溪谷陡轉,瀑布微轉一角度迴旋飛出,讓人想起西喀拉溪的一個類似地形,只是此瀑潭更高更大。   從左岸可以一直爬到離瀑口兩米處上空,往下望仍看不到瀑底狀況,一邊衡量重裝跳水可能性,但此潭下游出水口就是一個巨石瀑,潭水雖不急,但如果人體被水流帶入巨石瀑旁的水道,委實不堪設想。思考片刻還是施做anchor,此處攻擊方式:阿齊綁繩尾由廷倫放下,本來以為他會lower到較外側平台後,自行抽繩跳潭,沒想到阿齊一路指示要求直接到潭底,游泳到對岸邊(大潭左岸),過程毫無阻礙, 原來瀑布後面有個稍微透空處是靜水。 架設好guideline,人包分離,凌空過潭。  此處guideline用兩支X4架設。


比對了一下地圖,此地形正位於H650等高線急轉處。

潭的下游就是一個7米巨石瀑,從瀑左一個乾燥岩縫,用普魯士繩綁天然石頭當nut垂降下去。


0941   一個雙層瀑,溪降中典型的極困難地形,上層20米瀑全倒入一個潭碗中翻攪,潭水紊亂且強烈,沸騰不已,當真被槍口對著也不敢下。
潭口可站,隨後下層是一數十米瀑,因溪谷轉折肉眼無法看到最下層狀況。此瀑大概位於H620,溪谷水線已轉成正南北向處的開始,遠遠望去看似存在無數連續地形。


對此情景完全失去鬥志,左岸正好有好路,一路橫切,不意中接上一處獵徑到某獵寮邊

0953  石洞獵寮,天然可避雨,可以睡五人,看了一下物品狀況,獵人好像很久沒來了,這是最後escape路徑,有可能一路往上通往研海林道某處,也有可能一路腰繞接上立霧溪邊某條小稜下溪,當然我們無從得知了,我們腰繞片刻,找路一邊橫切一邊往下切,再圖下溪。

1140  橫切下攀途中遇到一陡壁,決定直接下溪,林間有大量姑婆芋擋住視線,但可看到下方是一四米斜瀑,白色水花沿著左岸衝出,做好系統,筱棋多接了幾條sling到岩壁邊當觀察手,阿齊綁繩尾由廷倫下放,下降過一個over面,懸在空中,可見下方滑瀑左岸貌似有乾水道可站(其實斜度大且十分濕滑),阿齊不小心喊錯口令說「放到底」,其實心裡想說的是「慢慢放繩直到碰到底」,只見廷倫快速給繩,阿齊降落來不及站穩,順著乾水道滑入瀑中,倒也因此順利被水流沖出,開始游,順利地快速游到岸上。找到裂隙快速塞了tricam,仍舊直接做guideline接引隊友。


下到溪往回一瞥,上游只能看到一兩層地形,但溪谷陡轉,其間看似連續數個轉折瀑,也不知是不甘於自己的膽小,也無力再多想,打起精神觀察下一個地形。


1230  上個潭尾端接續兩米激流和15米長的急水道,往外隨後溪谷開展,天地一片空白。
請阿齊用前一組guideline的系統延伸扁帶做自確後,由bolting手廷倫先攻水道到瀑頂右岸,施做anchor再圖後續。 此處短激流瀑水道集中在右岸,左岸有一小迴流區,強烈的水流打到左岸岩壁也形成若干下壓流。   游到水道一半長度,驚覺繩子被完全扯緊,恐慌莫名,大吼給繩,上方表示在解繩結,混亂中趕忙游回左岸用力摳住石頭對抗下壓流,穿著救生衣還是幾次被壓到嘴巴入水,水流比岸上觀察要強的多。

心想要原路拉繩回去重新攻擊,或者解開自確自己游到對岸?  兩樣選擇好像都很糟,不確定原路硬拉繩上短瀑是否可行,可能需要耗掉七成力氣; 也不想冒可能被沖落六七十米的風險空身游水道,也無法確定人員理繩完畢我是否有力氣繼續游泳。   
混亂間感到體溫快速流失,又往對岸衝了兩次未果,過了兩分多鐘,沒有等到確保員任何示意,忽然間感到繩子一鬆,趕快快速游到對岸,上岸後筋疲力竭,失控的對隊友大罵三字經。


確保端:廷倫先張力橫渡至瀑布左岸一乾水道上方,抽了一段繩後跳入水中迴流區,踢牆泳渡。正當橫渡中央急流時,阿齊確保端dynemma突然整坨塞入制動手、卡進8字環,此時筱棋、俊焱正在收上一段繩,阿齊大喊請求幫忙,三人手忙腳亂解繩結,卻好像永遠解不完。過了快兩分鐘,不知廷倫還能撐多久,決定直接拆8字環改人身確保。繩子給出,廷倫游上岸震怒,阿齊心中其實鬆了一口氣,但此後耿耿於懷。

1310   水道口是60米瀑,可由右岸乾垂,施做anchor完畢快速垂降。


隨後是兩個短層瀑,都由右岸岩石攀過,最終做了個12米垂降。


1430   一個可怕的雙層瀑,第一層15米瀑注入一個碗公潭,第二層......什麼都看不到。

此處稍上游是我們預定紮營處,丟著背包過來觀察,沒看清楚地形說什麼都睡不著覺,在瀑頂左岸右岸反覆的觀察,左岸上方稍高處有一平台,決定從岩壁凹處塞兩顆cam做上攀,上攀六米到一平台,隨後沿著平台接了slab緩垂降十多米,看到了後續地形。

第二層是一個35米的飛濺瀑,瀑流狂噴到左岸形成大片白沫,球場般大的潭隨後接了一個百米長潭,長潭一路延伸到視線遠方。


我瞠目結舌,腦袋運轉速度低到平常的一半,等大家都觀看完畢,開始研擬Day5的策略。


方案A.俊焱和阿齊看到下層瀑瀑頂水道看似有機會橫跨,跨到對岸後有地方可攀爬到一平台,沿著平台有機會走到較下游。


方案B. 廷倫感到由最左岸處垂下後,垂到靠近瀑底,能在乾壁上施展岩壁奔跑技術,來回擺盪到白水區上方一處平台。


懷著忐忑的心回營,是夜大雨如注,外帳裡不斷滴水,我們把幾件雨衣和吸水布披上主繩幫助滴水,解決了問題。隨後擺了水位石做水量監控。


在岸邊一處洞裡烤火打盹,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著,烤著暖洋洋的火,希望時間永遠停在這一刻。  

但又看到洞外的大雨,五內如絞,實不知身在何處。
傍晚濃重的白霧縈繞在逐漸變黑的山林,像是峽谷中的山水畫。


睡前聽著外帳上永無休止的雨聲,對著祖靈祈禱雨稍停一點吧.....幾天來的壓力已經快要承受不住了,緊繃著難以入睡,想起從前嘗試過的冥想,閉上眼緩緩呼吸希望將一切外感全部隔絕。


Day. 5

0530  天氣好轉,漫山山嵐與煙霧繚繞,太魯閣峽的陰天,今天是原定的離山日,只希望一切順利。

0730  推上昨天設好的固定繩,到左岸上方平台,短距離垂slab到可站立處最外側,設置anchor。

這邊就是下層35米瀑瀑口水道正上方,我們先避開了第一層的碗公潭,採用計畫A。


設好anchor後阿齊帶繩袋垂下,垂至瀑頂,試踩水道兩步,覺得可以直接走過,抽一段繩並將8字環固定,沒想到走到第三步即被瀑布沖出,擺盪回左岸岩壁。岩壁濕滑沒有腳點,B計畫的奔跑戰術可能母湯。上推回瀑頂,這次不踩水道,打算直接張腿跨過、小蹬躍抓對面手點。嫌繩袋重,在瀑頂水道口塞了一支cam,把沉甸甸的繩袋留在原岸牆上,同樣抽了一段繩索並固定8字環,再跨第二次,成功!!   隨後一路邊攀上到一平台。


廷倫用6毫米的60米繩垂下去拆繩袋,拆完、觀察許久也決定直接跨瀑口到對岸。隨後隊員滑guideline下來

0910  沿著右岸平台一直往下游,走到最後做20米垂降,直接用仰漂游出百米長潭

0925   長潭終點沙洲  


0933  七米落差巨石瀑,俊焱綁了一顆卡在石縫的石頭當nut垂降,不料垂到一半石頭脫出,連人帶繩摔下去,背包先著地,所幸無恙。

後續還是打了單顆壁虎做垂降


0949  兩米短激流瀑加30米長潭,長潭的盡頭溪谷轉折看不到物,看似一個大瀑,為求穩妥,先鋒開繩游30米到轉角對岸後,後續拉繩通過。


到了對岸,下方是一個十米瀑,瀑潭出水口就接了一個約兩米的落差流,水流全注入五米長窄水道,只見得一整片白沫翻騰,隨後溪谷再度轉折,已無法看到出口是什麼。

在岸上可看到遠方溪底的長潭,往回推算,水道轉折出口下方多半是一個八米瀑,但轉折太過劇烈,無法看到瀑底是否有大石。

此時雨勢不斷落下,反覆盤算著系統架設方式,可能需先打一組anchor讓攻擊手垂降到10米瀑邊,再另取一個好角度打另一組anchor操作folating anchor到水道口,以確保攻擊手能完整利用繩索通過水道,若水道下方瀑布無法跳潭也可沿繩回來。


足足呆站了十多分鐘,看到左岸似有處所可架繩攀爬上繞,此次帶的四顆鑽頭都已磨耗超過七成,因大理石溪谷磨耗甚鉅,磨耗遠超預期。
未來四百多米峽谷看似存有無數連續轉折地形,遲疑盤算良久,還是決定繞掉。

1030   阿齊架繩,廷倫用扁帶綁了一個stone nut確保自己和阿齊。  阿齊是踢足球的,腿力強勁,對於溪谷邊的高繞攀爬十分在行,不多時就架好繩索,此後一連串背包運補,抽繩到底繼續先鋒, 連著操作了四段。

1346  到一較平緩處,上切過程中過於口渴,廷倫拿出吸水布亂擦樹葉,直接擰進嘴裡。
繼續沿著森林腰繞,走到一透空處遠遠看到了九曲洞隧道,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莫過於此。  

若要繼續橫切是一整片垂直壁,我們隨後決定繼續上攀到H600緩稜,沿稜下溪到立霧溪。

在科蘭溪峽谷邊重裝陡上近乎垂直的樹林與芒草陣,過程艱辛,唯一願望就只剩下今天可以喝到立霧溪邊的水。

1740   H620緩稜處,開始沿東北稜下降,目標切至九曲洞隧道口正對岸。然而夜黑風高又大霧濛濛,看不見稜線形狀,一度迷失方向,所幸中途看見對山四台車沿著車道蜿蜒的弧度,與地圖對照發現稍微偏航,趕緊修正,就這樣一路降往立霧溪。 沿路一直看著九曲洞隧道暈黃的燈光,離文明只有一線之隔。

2200   走到再也無法下攀處,開繩垂降,降到溪邊要經歷三次垂降,垂了兩次92米。儘管筱棋早已耳提面命不要輕易垂長距離,但阿齊下溪心切,聽見水聲越大越是猛垂,導致轉折多處、繩子的命運乖舛,頓時幹聲四起、迴盪了整個壯闊的太魯閣峽谷。最後一垂是20米,終於下溪,萬幸垂到一大片巨石和沙地之間,可以一夜好眠。
夜色下的立霧溪水湍急洶湧,感受得出比六天前大了非常多,循著大石爬下溪邊洗臉,驚覺我們所在地就在一大片溪谷落差區,前後有無數凌亂大石橫陳溪谷,對如何過溪無法看出端倪,只能安慰自己天一亮就能找出過溪方式。


勤奮的阿齊快速撿柴生起了火,草草吃完晚餐,眾人躺的躺坐的坐陷入昏迷。

0130   眾人烤完火陸續睡去,夜晚降下大雨將露天而睡的廷倫俊焱驚醒,趕忙鑽回外帳之下。


Day 6   預備天
0600  一早阿齊把他壓箱底的最後緊急糧也拿出來煮,分大家吃

一早先處理昨天抽不下來的繩索,將回收繩接長後在溪底猛抽,繩索與岩壁夾角變大,變得較好抽,92米繩有所磨損,裁了數米變成85米繩。

在營地旁有處渡溪點,溪中有兩處大石,先設置固定點放人到溪邊,人飛撲進大石A的迴流區後,再爬上大石A,再撲進大石B的迴流區,應該就可到對岸了。

另一處在較上游,是片平廣達50米的寬溪床,兩岸是沙洲,看似也有可行性。

營地上游就是一處大石激流,我們從營地旁架繩斜向上攀六米,施打anchor,然後以固定繩小擺盪到看好的上游沙洲,展開渡溪操作。


雖然看似並不難,為了避免先鋒手和確保員同時被激流扯下水,我們仍施打anchor確保渡溪。


阿齊第一次採張力橫渡,因河中央水力太急,確保手無法穩定持繩提供張力,水混著泥沙、深及大腿阻力就十分巨大,阿齊被沖倒。隨後決定到上游大石跳躍泳攻,攻了兩次皆告失敗,主因是對岸沙洲延伸到水面下的其實根本只有一小片,錯過那一小片就是在深水中一路被沖往下游。 對岸一整片沙洲也沒有太多好著手處,沒有幾顆大石可跳過去立刻巴住。
失敗的後果不會立刻飄回岸上,而是人被繩扯緊坐在河中面向下游被狂沖,頭頸被壓低激流從頭頂沖過,沖的連手都抬不起來,要上岸著實要費一番工夫。阿齊失敗三次表示信心全失了......如果持續嘗試,研判大約有50%的機率可泳渡成功,但因為失敗的後果造成攻擊手的心理壓力太大,每每想到會被強水壓在溪中就馬上腿軟,連跳也跳不遠。


換廷倫上,第一次跳出覺得已經接觸到對岸沙地,水流也稍緩了,不意繩索突然繃緊被拉回原岸。  
第二次跳的不夠遠仍告失敗。

我們一邊休息,一邊研擬其他策略,對岸下游遠處有巨石落差,準備好繩袋準備拋到對岸下游的巨石落差陣中當floating anchor使用。


在嘗試之前先空身丟了幾次石頭,發覺連石頭要丟到那個位置都是五五波,很不容易。

此時已中午十二點多,筱棋提議打給在花蓮開岩館的彥鈞,請求支援。

因為手機也沒剩多少電,沒有太多猶豫就撥出了號碼,彥鈞答應來幫忙,我們放下心中大石,坐在河邊煮些熱飲,發起呆來。

我們都已是強弩之末,雖知此舉很麻煩他人,但實在再也鼓不起勁作嘗試了,能到下游找地方架好繩出去大概是明天的事了,於是把希望都寄託在外援身上。


1440   彥鈞到了,帶了阿喵、表哥、Alif,一共四人,彥鈞從護欄邊垂下到對岸高處平台,拋繩和防水袋、對講機,順利在激流中撈到,全員從溪底直接架設guideline到公路護欄,上升返回公路。


1830   全員回到公路,夜晚在崩岩館過夜,吃米噹燒烤。


崩岩館有著不同尋常的回憶,回想去年自己溯完荖西溪,同樣踩著虛浮的步伐、撐著神遊宇宙的腦袋來到此過夜,想不到過了一年舊事重演,進了岩館瞥見暈黃的燈光,一切就像一年前的那一天。





後記:下了山回到家後,卡納崗海灘的大潮和科蘭溪永無休止的水聲,不斷在腦海裡迴盪,交織成一種奇異的聲響,我知道日子跟過去不一樣了。

溯困難的溪,做這類事可能再不會帶給我成就感,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深埋靈魂的恐懼和企盼,我希望看到更多,但又害怕於看到它們的具體樣貌,每一個轉折都是如此詭異離奇,我因而陷於其中無法自拔。







文章附件

所有回覆

  • 半夜看到這篇,精神都來了。